黄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三峡全通再拖两期本息591亿元

2019/08/16 来源:黄山信息港

导读

[ 随着计划到期兑付日益临近,不得不做出了两方面准备。一是等待救助三峡全通的方案;二是准备启动对抵押资产的强制执行 ]用雪上加霜来形容三

[ 随着计划到期兑付日益临近,不得不做出了两方面准备。一是等待救助三峡全通的方案;二是准备启动对抵押资产的强制执行 ]

用雪上加霜来形容三峡全通目前的状况丝毫不为过。

据中信信托1月18日发布的临时信息披露,宜昌三峡全通涂镀板有限公司(下称“三峡全通”)应当于2013年1月14日清偿贷款本息11855万元,于2013年1月16日清偿贷款本息47246.595万元。截至2013年1月18日,该信托计划开立的信托专户尚未收到上述两期应收本息。

这已是三峡全通第二次出现类似情况。

这家号称宜昌“招商项目”的湖北省第二大民企,正承受着资金链紧张、被银行抽贷,以及偿付即将到期信托计划本息的巨大压力。

面对兑付压力,中信信托一方面在等待相关救助三峡全通方案的出台,另一方面也在着手准备处置抵押资产。

辗转腾挪终有时

即将到期的“中信制造·三峡全通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下称“三峡全通信托计划”)成立于2011年12月末,该产品募集资金规模不超过13.4亿元,其中优先级信托资金不超过10亿元,优先级与普通级的认购比例为3:1,信托计划期限为18个月,募集资金将全部用于向三峡全通分期发放信托贷款,用以补充其流动资金。

去年12月20日,三峡全通曾未能如期支付上述信托计划当期贷款利息7456.4875万元,不过,次日中信信托即表示,三峡全通已将该笔资金打入信托专户。根据《财经日报》记者了解,该笔资金是三峡全通求助各方,艰难筹集所得。虽然燃眉之急暂时得以缓解,但后续需要偿付的信托本息接踵而来,不可持续的辗转腾挪终于造成两期共计5.91亿元信托本息无法偿还。

据本报此前报道,三峡全通陷入今日窘境,与其盲目做大规模,涉嫌关联交易有关。显然,与该公司合作的金融机构,亦无法推脱尽职调查失职的责任。

三峡全通董事长梁士臣将三峡全通的败绩归因于市场大环境,他曾对媒体感慨:“企业刚刚创业,还没有产生造血功能,却遇到糟糕的宏观经济形势,市场变化太快。”不过,据本报记者此前调查发现,企业负责人盲目贪大、“虚胖”成瘾,加之地方行政职能部门监督不力,未能及时发现并纠正问题,才是酿成“全通悲剧”的真正原因。

尽管当事各方一再强调,三峡全通受宏观经济下行引起的行业波动影响,但实际上,对行业前景的预期,本就属于银行信贷经理以及信托经理等从业人员的风控判断范围。

对于钢铁行业的风险渗透到信托领域,信托观察人士刘擎认为,企业为扩大产能而融资是正常需求,但信托经理应考虑到产能本身是有风险的,需要对此种风险进行充分的评估,信托需对风险管控和定价,不能纯粹沦为通道。

中信信托着手处理抵押资产

当务之急是如何渡过眼下难关。随着信托计划到期兑付日益临近,中信信托不得不做出了两方面准备。一是等待尚在讨论协商中的救助三峡全通的方案;二是按照程序进行相关工作,准备启动对抵押资产的强制执行。

中信信托副总经理李子民表示,包括宜昌市政府、夷陵国资、三峡全通有关负责人,以及相关当事方,正在紧密协商解决方案,不过,终的执行方案尚未出台。

北京某信托公司经理告诉本报记者,如果地方政府动用公共财政救助三峡全通,这种行为的合法性仍然存在争议。

根据梁士臣此前表示,三峡全通从银行借款的金额规模约为70亿元,若要恢复正常生产需要至少12亿元的流动资金,但各大银行已不愿再向其贷款。

李子民也表示,三峡全通涉及偿还的资金包括银行和信托等金融机构的贷款,以及供货商和上下游企业的债务等。

李子民称,终出台的救助方案应该是一揽子计划,包括但不限于三峡全通引进战略投资、增资等方式。方案将包括优先顺序,中信信托作为多家当事金融机构之一,信托计划应该是排在前面的。

实际上,即便方案尽早公之于众,中信信托是否能获得优先偿债次序也存在较大不确定性,随着兑付日期的日益临近,中信信托的兑付压力越来越大。

李子民称,中信信托不一定能等到一揽子方案的出台,可能会进行强制执行措施,即通过处理足值的抵押资产来解决,包括拍卖等方式。

简而言之,中信信托的思路是,与其等待一揽子救助方案出台,不如做坏打算,着手处理抵押资产。三峡全通信托计划的抵押资产为夷陵国资持有的评估值不低于30.7亿元(经北京首佳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评估)、面积为2800亩的两块住宅和商业用地,夷陵国资为该信托计划的还款提供抵押担保,抵押率为36.16%。

李子民介绍,若通过拍卖途径,假设前两次均出现流拍,一般第三次即可以物抵债,按资产每次挂牌拍卖折价20%计算,两次流拍后的评估价仍将接近20亿元,远超过优先级资金金额10亿元。

但一位信托经理告诉本报记者:“以物抵债后,仍面临资产变现的流动性难题,若选择以物抵债,则是中信信托没有办法之下的办法。”该人士还透露,业内普遍存在先由信托公司垫付,再处理资产进行变现的情况。但李子民称,中信信托不会对这个项目进行自有资金的垫付。

刘擎对本报记者指出,信托公司在产品设计时应充分关注抵押资产的流动性和交易对手经营情况可能的变化,这种判断需要精确的度量。getty图

河南治疗牛皮癣那家医院好?牛皮癣的皮损消失是康复了吗?
男性炎症性不育的治疗
云南好的癫痫病医院有哪些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