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图文狆國战略导弹开路先锋泩命禁区创奇迹

2019/07/14 来源:黄山信息港

导读

[图文]中国战略导弹“开路先锋”“生命禁区”创奇迹>解放军第二炮兵部队战士(资料)这些路,通向密林深处、高山之巅、戈壁大漠。

[图文]中国战略导弹“开路先锋”“生命禁区”创奇迹

>

解放军第二炮兵部队战士(资料)

这些路,通向密林深处、高山之巅、戈壁大漠。 这些山,陡峭险峻、蜿蜒曲折,伸向天际云端。 我军第二炮兵一支神秘的勘测奇兵就长年行走在这样的路上,征战在万水千山之中。为了祖国的安宁,他们的足迹印在神州大地,累计行程50余万公里,一次次出色地完成了急难险重的战场建设任务,被战略导弹部队官兵誉为战场建设的“开路先锋”。 为战略导弹 打造“家园” 20世纪一个秋天,上级一纸命令把勘测营推向了中国战略导弹部队战场建设的前沿。这是一个有着辉煌历史,曾参加过颗原子弹爆炸,长期担负二炮战场建设测绘任务的战斗集体。在二炮跨越式发展新的历史时期,他们肩负起艰巨而神圣的使命,负责每一个导弹阵地建设的勘测重任。 特殊的使命和任务,锻造出一支无坚不摧的勘测奇兵。为适应二炮战场建设形势任务的需要,这支从传统测绘兵走来的勘测兵,积极跟踪专业领域前沿的新技术、新知识,使传统测绘手段实现了历史性跨越。每次出行,官兵们手持的不再是指南针,伴随前行的是GPS全球定位系统;每到一地,勘测时间也大大缩短……实现了在任何地方、任何条件下的勘测畅通无阻。 团长常建新说,工程勘测直接关系到战场建设的质量与速度,勘测营要培养综合素质的人才群体。为了给阵地建设提供科学准确的勘察数据,勘测营官兵苦练“内功”,聘请地质大学的专家教授到营里担任“客座讲师”;学习勘测专业领域前沿的新技术、新知识;引进了“多波参数分析仪”等一大批世界上的勘测设备;举办专业培训班,开展岗位大练兵等活动。“钻王”魏金魁、“千里眼”曹彦生等一大批技术精湛的人才脱颖而出,探索出“双管取芯法”和“前后方交汇法”,施工效率提高几倍。 再苦不叫苦,苦中见精神,苦中有作为。一年夏天,上级命令勘测营15日完成某阵地勘测任务。作业点位于深山老林一座百米高的岩壁上。南方的夏季,雾多、雨多、潮气重,视线不好,棱镜目标小,测绘兵只好爬到树上脱下迷彩上衣当目标。 一场暴雨,给勘测工作带来了预想不到的困难。本来时间就紧张,这下能否按时完成任务,团领导没了谱。于是,为了防止滑倒,钻探兵都打赤脚,抬着几吨重的钻探机走在悬崖上刚炸开的小道上。路边没树抓,雨打得眼睛睁不开,大家喊着号子,一步一步地往前挪……突然,班长邵现福跌倒,左膝盖磕在了石头上,鲜血直流。可是,他必须坚持住,否则设备一旦被摔坏,就不能按时完成任务。山下送不来饭,大家就吃野菜充饥;困了就靠在岩石旁打个盹,五天的雨中奋战,勘测营按时圆满完成了勘测任务。 勘测营官兵用辛勤的耕耘换来丰硕的成果。几年来,该营先后2次立集体三等功、1次集体二等功,2001年,二炮党委授予该营“国防施工先行营”荣誉称号,2006年7月,被二炮党委评为“砺剑”先进单位。 在“生命禁区”创造奇迹 他们不是探险家,却长年体验着探险家的滋味;他们憎恶环境恶劣的地域,却一次次在生物学家称为“生命禁区”的地方创出奇迹。 ———穿越“死亡之海”。一个炎热的夏季,刚在东南地区完成勘测任务的官兵们奉命转场到西北某地。5000多公里的路,大家在闷罐车里呆了13天,没能吃上一顿热饭,睡上一个安稳觉。沙漠的太阳白天像一块烧红的烙铁罩在头上,气温高达70℃,刚喝下去的一壶水,很快就从毛孔里蒸发出来,形成结晶。到了晚上,四周冷得像冰窖一样。官兵们裹上厚厚的棉衣,互相搂在一起,仍然冻得打哆嗦。13天下来,不少战士都瘦了20多斤。 ———翻越“大雪山”。雪山终年白雪皑皑,连鸟都飞不过去。几天的行程,剧烈的高原反应,使官兵们嘴唇发紫、脸色发青、头痛恶心、四肢无力。行至海拔5321米时,为鼓舞斗志,团长带领官兵面对鲜艳的党旗庄严宣誓:“攻坚克难,不辱使命,为祖国的导弹事业奉献一切!”凛冽的寒风中,官兵们铿锵的誓言久久回荡在雪山峡谷…… ———转战林海雪原。进入冬季,大雪纷飞,滴水成冰,温度低,仪器受地磁偏角的影响,测量的结果总是出现偏差。为测绘准确数据,测绘员胡明脱掉身上的棉衣裹住仪器,穿着单衣在雪地作业。当时室外温度达到零下48℃,等他把所有的点位全部测完,腿和脚冻得失去了知觉,鞋子和地冻在了一起。 ———征战热带雨林。南方某热带雨林,日平均温度高达50℃,山高路险,瘴气弥漫,鹰难飞,猴难攀,被当地人称为“鬼都怕”的地方。一年初夏,勘测营的官兵奉命走进了这片从没人进去过的雨林。作业点在距地面百米高的悬崖上,战士们用镰刀砍树枝开路。丛林里的虫子直往战士们的耳朵、嘴里扑,旱蚂蝗成群结队,顺着裤腿往上爬,让人防不胜防。工程师鲁思平刚走进作业区,就感觉腿肚子上麻麻的,掀起裤管一看,原来是一条吸饱了血的蚂蝗正慢慢地从肉里往外拱。瘴气使官兵们的耳朵烂得流黄水,奇痒难忍。 战士童小利半夜一觉醒来,感觉脚上凉飕飕的。他用手电筒一照,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压在脚脖子上,以为是根树枝,一抬脚想把它掀掉。谁知那“树枝”竟一下窜进草丛里。原来是一条大蟒蛇!在热带雨林战斗的40天,80%的人中过暑,95%的人被蚊虫叮咬中过毒,100%的人皮肤溃烂,但没一人倒下。他们以百折不挠的毅力获取了一组组科学数据,高质量高标准地完成了任务。 ———斗戈壁荒滩。在茫茫的戈壁滩头施工,官兵们耳朵、鼻子里全是沙;洗把脸,脸盆里的水变成了泥水;端起碗,吃到嘴里的饭菜已经吹进了沙子。有时沙尘暴一来,帐篷、枕头和被褥全被卷走。一次暴雨天,采购施工材料的车和战士被隔在了河对面。咆哮的水声和石头的撞击声让人毛骨悚然。雨越下越大,连长魏广壮让3名新兵睡到驾驶室里,自己带着其他几名老兵钻到车底避雨。由于担心睡着了被冻病,他们抱在一起一个接一个地讲故事,才熬过了漫长一夜。 几年来,面对野猪、野牛、大象的攻击和“竹叶青”、“五步蛇”、“七步倒”等毒蛇威胁,勘测奇兵没有退缩,他们怀着对党的事业无限的忠诚,先后圆满完成军委、二炮交给的近千次勘测任务,给军委、二炮提供的几百份勘测报告及测图,全部是一次成优,年年被二炮评为一级工程营。 采访中,团政委刘润然告诉,勘测营之所以能在生命禁区创造奇迹,来源于官兵们忠于党、忠于祖国的使命感。多年来,不论在那执行任务,他们都把自觉听从党的召唤作为人生信条。 (《半月谈》杂志 张选杰 习小蕾 秦洁)

客户端软件
新手学习seo优化需要注意的问题
电商微信小程序平台
标签

上一页:雪恋

下一页:明白太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