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侵华日军黄金百合计划中国财宝或被埋韩国

2019/06/11 来源:黄山信息港

导读

“黄金百合”计划、二战时日军设在韩国的地下鱼雷厂、450吨中国黄金、2.7米高的翡翠佛像、北京猿人头盖骨化石……把这些串起来的是一本书《实说


  “黄金百合”计划、二战时日军设在韩国的地下鱼雷厂、450吨中国黄金、2.7米高的翡翠佛像、北京猿人头盖骨化石……把这些串起来的是一本书《实说黄金百合计划——埋藏在韩国釜山门岘洞的中国巨额财宝》,在韩国作家郑忠济眼中,这些是他坚信并为之探求了20余年的历史真相。但找到真相常常比挖到被埋藏的宝藏还要难。面对韩国国内的一些质疑,甚至自己因此锒铛入狱,郑忠济依旧希望找到真相,找到属于中国的黄金和财宝,然后把它们还给中国。在得到相关线索后,《环球时报》记者对此进行了一番调查。
  中国财宝被传埋在韩国门岘洞
  要了解这一切,时间要转回到2002年3月的一天,韩国作家郑忠济说,他的团队在釜山市南区门岘洞一处偏僻的山坡下正在进行挖掘,他们急切期待着一个结果。“门岘洞地下存在一个日本殖民时期修建的大型鱼雷厂。”当时这些人都对此深信不疑。他们认为,地下兵工厂里藏有日军二战投降前掠自中国的大量黄金及国宝级文物。
  “探宝”领头人郑忠济原来是一名教师,后转行为作家,写过一系列纪实文学作品。1992年,他偶然得知“门岘洞”的秘密,便与早的探宝人朴某一起合作挖掘。后来两人意见不一,分道扬镳。2002年3月,郑忠济及合伙人动用大型挖掘机,在门岘洞建材商地皮上挖掘出直径60厘米、深16米的地洞,连通一条高3米、宽2.5米的通道。郑忠济称,由于有地下水,他们用水中摄像机通过垂直洞,发现写有“伊藤忠”汉字的麻袋,密密麻麻地堆积了5层。郑认为,这条就是通往地下兵工厂的通道,麻袋里放着日军掠夺来的黄金。2002年,韩国媒体对此事有报道,但未形成热点。
  发现日军的坑道后,郑忠济表示,因与几位合伙人就黄金处置问题产生意见分歧,他一度无法进入挖掘现场。但韩国媒体援引其合伙人的话说,当时挖到的坑道是早的探宝人朴某挖掘的,坑道里也没有印着汉字的麻袋,只有印有朝鲜文的工业编织袋,里面都是碎石。郑忠济在之后的数年里不断调查此事,认为其合伙人已“盗掘”了地下兵工厂的财宝,同时通过媒体呼吁调查真相。但由于其合伙人起诉,郑在2005年9月被釜山地方检察厅东部支厅逮捕,并以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另以绑架罪加刑8个月。郑忠济的上诉也被驳回。韩国媒体介绍,当时的判决结果认定郑忠济将别人挖到的说成是自己的,并以此诈骗募集资金。
  2009年郑忠济出狱后,将自己的遭遇和听到的消息写成《实说黄金百合计划——埋藏在韩国釜山门岘洞的中国巨额财宝》一书,并于2010年出版发行。据他本人介绍该书销售了2000册,被分类为“小说”。《环球时报》记者在韩国门户网站Naver查询,该书仍在售。一名韩国读者在网上留言称,这本书十分有趣而真实,他特别想去探索那个地下兵工厂。
  韩国作家郑忠济:挖到黄金和财宝送还中国
  郑忠济在书中认定白某等合伙人已变卖宝藏,并利用金钱买通各个方面,才导致自己入狱。出狱后,郑忠济认为自身及家人安全受到威胁,于2011年到中国避难。2013年韩国新政府上台后他才放心回国。韩国媒体今年5月仍有对郑忠济的报道。5月3日的《周刊韩国》的报道中有郑忠济在中国的内容。5月17日该刊还刊登其合伙人白某的反驳。白某表示,他们当初的确满怀希望找到地下黄金,但结果失败了。其他合伙人听信郑忠济的话拿出巨款,血本无归。白某质疑;“黄金的密度很大,编织袋怎么可能承受黄金的重量?而且2002年3月,韩国各大媒体都报道了门岘洞的发现,在众目睽睽之下,我们哪可能把所谓的黄金都运走?”
  郑忠济7月18日在首尔接受了《环球时报》记者的采访,他头发花白,面色红润,中等身材。郑忠济说,因为门岘洞的事,他吃尽苦头,还遭遇牢狱之灾,但他从没有后悔过,因为坚信地下兵工厂和黄金财宝是存在的。郑忠济说,他的家人初十分支持他,但因为过程太曲折又反对他,不过看到他如此坚持,也都表示理解。
  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郑忠济拿出各种文件材料来证明自己,包括其合伙人如何通过收买高层陷害他,怎样转卖盗掘出来的黄金等。他同时急切盼望获得中国的支持,搞清楚事实真相。面对一些质疑,郑忠济认为事实胜于雄辩,他现在计划从另一处开掘,直接进入工厂内部,只是资金仍然不足。他估计工程总费用需要1亿韩元(约合8.9万美元)。他说:“如果找到地下兵工厂的遗迹,那么我过去受到的所有委屈立刻就会烟消云散。我对地下宝藏没有一丝贪念,只想找回被日军掠夺的中国黄金和国宝,然后送还中国。这也是当时我和同伙反目的原因之一。”
  中韩都不能忘记日本侵略史
  在采访中,郑忠济还强调,在日本投降前的1945年7月3日,他2002年挖掘的地皮突然转为日本殖民者设立的朝鲜总督府所有,这间接证明该处地下有某种重要设施。还有一个证据是来自在这个地下兵工厂“做苦役”的劳工证词。郑忠济介绍,根据他的调查,曾有900多名劳工花6年时间建设这个地下兵工厂,但建成后惨遭杀害,就被埋在这里。据韩联社报道,韩国的民间组织曾于2011年8月游行,要求政府调查门岘洞劳工遗骨问题,但未得到政府回应。这些民间团体的主要证据都是来自郑忠济。
  《环球时报》记者电话询问居住在釜山的一些华侨,他们表示,多年前通过韩国媒体知道“黄金百合”计划这件事,但大部分觉得能挖出黄金的可能性不大,因为类似的寻宝在韩国很多,目的也十分复杂,“没有成功的实例”。据了解,在郑忠济不在韩国的时间里仍有人计划在门岘洞探寻宝藏。韩国《国际日报》曾报道,2012年9月,一家企业向政府申请开挖地下埋藏物,获得许可,但遭到附近居民反对,担心发掘会导致滑坡和房屋受损。
  辽宁自由撰稿人刘欣明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据曾在大连资助过郑忠济、与他相处了一年多的朝鲜族律师李哲讲,郑是一个非常有个性、正直而倔强的人,他的一些纪实作品都体现出浩然正气,他的《实说黄金百合计划》可信度应当是比较高的。辽宁省“九·一八”战争研究会会长王建学教授也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不能完全排除其真实性,因为朝鲜半岛成为日本的殖民地,日本从中国掠夺的大量财物也是通过铁路运到朝鲜半岛,再从釜山经朝鲜海峡运到日本。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学者卞修跃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郑忠济的著作并非是有关日军“黄金百合”计划的次爆料。2004年,美国作家斯特林·西格雷夫和佩吉·西格雷夫经过18年的研究,著成《黄金武士——二战日本掠夺亚洲巨额黄金黑幕》一书。书中所说的内容,与郑著所提之事件相似,所不同的是,《黄金武士》中的计划是将黄金运往菲律宾某处藏匿,而郑忠济的书则称是运往韩国某地。但细观这两本书,都是传奇的成分较研究与调研的成分为多,有关日军“黄金百合”计划的原始档案只字未见。
  辽宁社会科学院学者吕超在看了所有材料后向《环球时报》记者表示,2002年曾看到郑忠济挖掘被日本掠走的中国黄金的相关报道,他个人感觉这件事“传奇性很大”,但从新闻的角度值得关注,要让大家知道有这么件事。吕超认为,郑忠济拿出很多材料,也表达了一些善意,比如,他表示从中国掠夺的财宝还是应回到中国人手中,强调了中韩都曾被日本侵略的历史。卞修跃强调,不论这个韩国作家的言论是否真实,有一点是肯定的,在整个日本对外侵略战争期间,日本给被其侵略的国家和地区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带来空前浩劫,严重阻碍了受害国的社会经济发展。河池治癫痫的专科医院
秦皇岛治疗癫痫
镇江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