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云月引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黄山信息港

导读

引子  流花飘过那丛流水的时候,所有的故事就像是隐藏在时光角落里的唯美故事,总在某个不经意的夜晚想起。  流花依旧是流花,明月依旧是多年前

引子  流花飘过那丛流水的时候,所有的故事就像是隐藏在时光角落里的唯美故事,总在某个不经意的夜晚想起。  流花依旧是流花,明月依旧是多年前的那弯瘦瘦的明月,流水斛曲里竟然有酒的味道。仿佛是从天边传来的,酒的味道如此之淡。  这是一个不属于人间的世界,就像我们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又要分为三个世界,那就是云界,离境,荒城。如果是云界是美丽的仙境,那荒城则是千年清冷的深渊。离境则是妖冶神秘的地方,传说那里隐藏着所有的秘密,能看见前尘往事,也能预见未来。  云界,是美丽的仙境。天下所有的美丽都在这个小世界里得到诠释。就像那些花,那些水,那些人。那是所有美丽和传说的暖房。故事就是从这开始的。    一、  我叫流月,流水的流,月光的月。传说我出生的那天出现了罕见的流花勾月,于是父亲就为我取名为流月。  流花勾月是一个流传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传说,传说天上出现月亮的时候,地上的花朵纷纷降落,流水载着落花,一路向东,仿佛是迎接月亮的到来。传说有月亮出现的时候,就是圣女出现的时候。月,原本就是神秘的传说。  父亲说,大约是在几亿年前,这个世界原本有月亮的。这个世界也只是一个世界,没有云界,没有荒城,更没有离境。只是因为那一场旷古大战,那一场人神共愤的旷古决战,才使得这个时空变成三个世界。  我懵懂地摇头,那是流传在云界的传说。传说只能是传说,永远也变不成真实不是吗?  父亲看着我继续摇头,我用明亮的眼睛看着父亲高深莫测的表情,又听到他无奈的叹息。他用手轻轻地碰触我的额头,喃喃地说道:“丫头,那并不是传说。”  我抬起头,看着父亲的眸子里的悲伤。  “那就是一场旷古大战。在几亿年前,这个世界没有云界,没有荒城,也没有离境,那只是一个很美丽很和平的世界。这个世界灵气充足,出现了有不少异士,其中有三个人为厉害。一个叫境,一个叫云,另一个则叫城。”父亲说到这,突然望向我,无奈地说道:“丫头,知道云界、离境、荒城的来历了吗?”  我依旧懵懂地点点头。  父亲继续说道:“云是美的祭司,她善良美丽,乐善好施。人们都喜爱她。”父亲说到这,脸上突然有了一种无以名状的光辉。“境则是神秘的一位,他从来都没人知道他的真实面目,他的本事,预知未来,通晓往事,似乎天下都在他的掌握之中。”父亲的脸上泛起一种憧憬,那是一种神话的存在。“城的性格为古怪,他时而善良,时而暴躁,他总是徘徊在善恶之间。如果他们三个人能和谐相处下去,这个世界仍旧是一片和平,但是境和城爱上了云。一个很俗气的故事了,因为爱,所以恨。”父亲突然停住,看着远方的天空久久无语。  “然后呢?”我望着父亲的眼睛问道。  “然后的故事你就应该知道了,他们三人有通天透地的本事,境和城为了云掀起一场旷古大战。云用法力将世界分为三个,从此将三人永远隔开,就这么简单。于是他们三人谁也不能相见。”父亲笑着说道。  我点点头又低下头,父亲长长地发出一声叹息。我知道父亲将这些告诉我有深意,可是我不明白。  父亲扶住我的额头,我感到天地都在转动,意识在一股暖流里流动,直到停止。  父亲看着我额头上的封印,久久不语。    二、  好长的梦。梦中似乎有一个冗长的故事,只是任凭我想破头也想不起来。  有阳光照进来,我睁开眼的时候刚好看到窗外的阳光。有阳光的时候总是好的,她代表着温暖,幸福,不是吗?  无烟笑嘻嘻走进来的时候,我刚好对着镜子发呆。她蹑手蹑脚地走到我面前,伸出双手蒙住我的眼睛。  我笑着挣脱开她的魔爪,看到满脸堆笑的她。“月姐姐,你猜我今天看到什么了?“无烟笑嘻嘻地说道。  “难道是隔壁的那家包子铺吝啬老板被你收拾了?还是雅琳斋的酒楼你封了?哦,不对,你是不是找到了你垂涎已久的硅玉簪?还是……”未等我说完,无烟便捂住我的嘴。  她皱着眉头笑道:“你为什么还记得这种糗事?讨厌。”说完,她又笑着说道:“姐姐,我今天发现了一种花,好多花,那么美丽,我想你肯定喜欢。”她转着眼珠笑嘻嘻地拉着我的手往外走。  震撼,从未有过的震撼。  我从来都没见过这么美丽的花,花的本身并不美丽。她没有牡丹的娇艳,没有月季的多情,没有莲花的高洁,没有……她甚至比不上任何一种花,但是见到过她的人却久久也不能忘记。  那是一种血色的妖冶。我震撼在花海中的时候,无烟已经进了花海深处。这是一大片红巧梅,自从我出生就没见过这么多红巧梅。鲜红鲜红的花朵,在风中妖冶着,如同血色。  “好奇特的红色,好美丽的颜色。”我轻轻地躺在花海里,闭上眼睛,呼吸着那淡淡的香气,仿佛神经百脉都得到了放松。  有花的地方永远都代表着生机。  “你是谁?为什么在这?”一个粗鲁的男声将我吵醒。我抬眼望去,一个高大的身影映在阳光里,隐隐约约能感觉到他的怒气。  我转了转眼珠,笑着说道:“这又不是你家的花,你管的着吗?”  男子似乎愣了一下,随即说道:“你怎么知道这不是我家的花?”  我笑道:“花儿又没告诉我她们是你家的,我为什么说是你家的?”  男子突然不知道说什么,过了一会才说道:“好个伶牙俐齿的丫头,是谁带你进来的?”  我闭上眼,不再搭理。那男子却粗鲁地将我从花丛中抱起来。我大惊之下叫道:“你干什么?这么粗鲁,你……”他用手堵住我的嘴,信步走到花海边缘,将我抛到花海外面。  我疼得眼泪都流出来了,这人却面不改色地看着我。  “你还算是男人么?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你有没有点公子风度?竟然敢摔我……”我在喋喋不休地唠叨。他却依旧冷眼看着我。  我从地上站起来,这才发现他竟然比我高出一个头。“长得高了不起?没风度,没品位,长得帅了不起啊,臭屁……”我成功看到他脸上的青筋暴起,怒气冲冲地样子就像是千年罗刹。  我吐吐舌头,做了一个鬼脸。他似乎愣了愣,竟然从嘴角扯出一个笑容,一个勉强是笑容的笑容。    三、  无烟捧着一大束红巧梅跑过来的时候,刚好看到这么奇怪的一幕。她长大了嘴,怎么也不相信哥哥对一个陌生女子在笑。她见了鬼似地大叫道:“你竟然在笑?”她的一只手捂住嘴,另一只手指着男子,一脸不可置信。  男子似乎反应过来了,冷冷地看了无烟一眼,大踏步离去。  无烟笑嘻嘻地看着我,我一把拧住她的胳膊道:“你干吗陷害我?”  无烟笑的很无辜地说道:“我没有陷害啊,你看,哥哥竟然对着你笑,真是奇迹。你说是不是?”  我放开她,皱着眉头问道:“你还有哥哥,我怎么不知道?他叫什么?”  无烟跳着脚大声喊道:“我哥哥叫无期,这个美丽的丫头叫流月,流水的流,月亮的月。”  男子远去的身影顿了一下,随即大踏步远去。  我突然觉得我上了无烟那小丫头的当了。精灵古怪的小丫头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冰块哥哥呢?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一向失眠的我却睡得出奇的好。隐隐约约还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气,就像那片花海中的红巧梅。  我在睡梦中竟然看到了那个有些冰冷的男子,睁开眼睛的时候,赫然发现他正站在我的窗前。  我一下子跳起来叫道:“你干吗?鬼鬼祟祟,深夜拜访,非奸即盗。”  他冷冷地看着我,不说话,只是看着。  我忍不住大声说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他似乎思考了半天道:“已经不是深夜了,太阳早就升起来了。”我看看窗外,果然有阳光照进来。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觉睡到大天亮。“你今天再去一趟花海好不好?”他声音有些低,似乎从来都没有求过人,不敢看我。  我一听这话,突然笑了。他莫名其妙地看着我说道:“你笑什么?”  我笑着说道:“当然是在笑你,难道这里还有别人吗?”  我成功看到他脸上的怒气。脸色发白,瞬间又变红,就像是变脸。我整理了一下身上,随便梳洗了一下,果真随着他去花海。因为我知道像他那么高傲的人能低三下气的来请我,肯定不是什么小事。  到了花海我才知道,果然是出了大事。  那一片一片的红巧梅竟然开始萎蔫,一个个无精打采的,就像是缺水。  “怎么回事?”我问道。  “我也不知道,自从你走后这些花就开始无精打采的。”无期淡淡的说道。  “你在怀疑我?”我过身望着他道。  “不,如果怀疑你就不会叫你来。”他依旧淡淡的说。  我走到花海里,那一朵朵花朵真的像饥饿了好久将要死亡。我在一个角落里停下来,闭上眼睛,细细感受花的香味,花的细语。  花香依旧是花香,却多了些别的东西,至于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我睁开眼睛,刚好对上无期的眼睛。  他不自然地撇过头去。我笑道:“花是有灵气的植物,这些花的颜色已经暗淡了,那些香味也逐渐消退。”  无期愣了一下说道:“那怎么办?”  我低头思索了一下说道:“拿水和刀子来。”  他又愣了一下,拍拍手,一个黑衣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现,手中端着一碗水和一把刀子。    四、  我接过刀子和水,犹豫了半天还是闭上眼睛割了下去。鲜血从我的手腕上流出,滴在水里就像是一朵盛开的红巧梅。我示意无期将水洒到花海里,花海在鲜血的滋润下开始恢复生机。  无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来了草药和白布,细细地将我的伤口包扎好。他看着我说道:“你为什么不用我的血,我不怕疼。”  我笑道:“你的血太脏,花儿才不喝呢。”  无期低下头不说话,我的意识却越来越模糊。这么点血原本对身体不碍,只是刚才用意识和花朵交流却费尽了我的力量。我晕在无期怀里的时候,看到他眼中的疼惜。  突然觉得人与人之间的相识,果然在于缘分。如果不是无烟带我到这里来,我不会发现这花海,这花朵也不会因为被我吸走了灵气而枯萎。如果不是无期带我到这里来,我和他永远也没有交集。如果不是因为我有解花语的能力,这一切都不会发生。所以,人与人之间的相遇,需要缘分,是注定的。  我醒来的时候,无期就在我身旁。一向爱闹的无烟也规规矩矩地站在一旁,无期的眼神里有些复杂,或者是因为我的倔强,我的坚强,或者是因为我救了他的宝贝花朵。我不知道,意识总是跟不上,尤其是和花朵通灵之后。  无烟不知道时候出去了,无期有些扭捏地问道:“好点了没有?”  我点点头。  我们之间突然陷入了沉默,死一般的沉默。过了好久,无期淡淡的说道:“你先休息,我叫无烟来照顾你。”  我点点头,突然觉得无期是个很可爱的男孩。害羞却假装冷漠,骨子的温润被我瞧得一清二楚。想到这,我不由自主的笑了笑。  无烟大大咧咧走进来的时候,笑的有些暧昧。她笑着说道:“看来我的冰块哥哥栽倒你这个小魔女手里了。”  我莞尔一笑道:“无期栽在我手里,那谁那么倒霉栽在你这个大魔女手里呢?”  无烟笑的有些奸诈:“当然是比哥哥更的人了。”  我们相视大笑,虚弱的感觉一下减轻了很多。  无烟总是闲不住,我刚想要杯茶喝,喊人却不在了。气得我大骂无烟三百句,一只手伸过来,带着淡淡的香气。那是一双洁白如玉的手,冷而苍白。  我顺着手往上看去,看到了无期的脸。突然之间,我感觉脸有点发烧,竟然低头说了声谢谢。无期似乎愣了一下,低头轻笑起来。  “你笑的样子很好看,为什么不喜欢笑?”我很白痴地问道。  无期摇摇头,坐在我身边说道:“一个习惯了不笑的人,就像一个习惯了微笑的人。”  我点点头,笑得有些奸诈。  无期突然抓住我的手道:“等你病好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好吗?”  我转转眼珠问道:“什么地方?”  无期笑道:“一个你想不到的地方,你不能相信的地方。”  我笑道:“这么神奇,那还等什么?”  无期愣住了:“现在?”  我大笑道:“不然明年?”  无期道:“可是你的身体……”还没等他说完,我就从床上坐起来。我的身体虚弱的快,恢复的更快。    五、  幽径,午后,花。  无期带我来的地方还是花海,却不是花海。这是花海的深处,一个很美很美的独立空间。  我看到了一面镜子,一面透亮透亮的镜子。反射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的光线,说不出的神秘与诡异。  “这叫幻灵镜。”无期轻轻地说道。  “幻灵镜?好美的名字。”  “幻灵镜是通往离境、荒城的的途径。关于幻灵镜的传说有太多太多,但是美丽的传说还是关于爱情的。”  “关于爱情?”我惊讶的问道。  无期笑道:“传说如果有情人在幻灵镜下许下愿望,他们的灵魂会生生世世的在一起,即使不在一起了也会在某种特定的情况下相聚。”  我咋舌道:“这么神奇的镜子。”  无期点点头继续说道:“如果我们分开了,我能通过它找到你的灵魂,生生世世。”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眸子里有种无以名状的情愫,看的我心头有些炽热。   共 973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男科专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癫痫病的专科研究院
中壮年癫痫如何治的介绍
标签

上一页:无痛无感

下一页:致远方的你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