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香婆娘

2019/09/14 来源:黄山信息港

导读

他以前开了一个汽车修理店,收入也还不错,可算小康,吃的穿的用的都不愁。他又是老板又是工人,整天满身油垢。他每天都把收到的钱全部交给他的香婆娘

他以前开了一个汽车修理店,收入也还不错,可算小康,吃的穿的用的都不愁。他又是老板又是工人,整天满身油垢。他每天都把收到的钱全部交给他的香婆娘,一分不留,买零件要用钱的时候又到香婆娘那里去拿。他没有别的爱好,不嫖不赌不抽烟不喝酒不唱歌不跳舞也不打耍牌,他每天把钱交给他的香婆娘时便嘿嘿一笑。
“嘿嘿嘿嘿,只晓得笑,一点也不懂得浪漫,一点也不懂得潇洒。”香婆娘往往都会愣他一眼说。
香婆娘很懂得浪漫。香婆娘还在当姑娘的时候就跟别的男人跑过一回,是她哥哥把她找回来的。香婆娘第二次来到他家里就不走了,没买票就上了船。
香婆娘很懂得潇洒,她不需要去过问店里的事情,她只需要牵开自己的口袋装钱就行了,有时口袋都懒得牵,让他男人自己装进去,然后就去和那些猫猫狗狗唱歌跳舞打麻将笑长城眉来眼去打情骂俏潇潇洒洒自在逍遥。她手气不是很好,经常都回来说又输了几百块又输了一千多块,有时候也会叹叹气,但更多的时候连气也不会叹一声,打麻将对她来说不管输赢都是很快乐的,赢了当然好,输这一点点钱也没关系,她不会像孟姜女一样哭长城,她只会笑长城。孟姜女如果能够认识香婆娘,肯定不会哭长城。
他也不怨香婆娘什么,只是偶尔会说说:“手气不好就不要去打嘛。”然后又嘿嘿一笑。
香婆娘自然很香,雕眉画脸,嘴巴涂得鸡屁股一样。她摊开花瓣招蜂引蝶,晃动骨头逗猫惹狗,什么蜂什么蝶都有,什么猫什么狗都有,花的黑的家的野的大的小的。不过能采到蜜的吃到腥的当然也为数不多,香婆娘毕竟还不是那种很烂的婆娘。但如果是香婆娘中意的,香婆娘也会秘密地跟他们风云际会一番。
没有不透风的墙,他虽不浪漫,却也不傻,他也闻到了那些猫狗的臊气,但他睁只眼闭只眼,他悄悄地在暗处抹着泪却在阳光中露出笑容。不过,无论如何他也不愿看到那些猫狗的影子鬼魅一样地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他被那些猫狗的尖牙利爪抓着撕着咬着嚼着,他伤痕累累,伤口滴着血化着脓。
他可以容忍他的香婆娘去输钱,却无法忍受她满身的猫狗的臊气。他辗转反侧,思来想去,决定换换环境,眼不见心不烦,分开以后也可以好好想想,于是便关了店去到她姐姐那里打工,开车送货。
他姐夫想,让他重新开个店,让他的香婆娘过来跟他在一起,脱离原来的环境,也许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了。他也正有此意,于是便开了个店,但他的香婆娘却怎么也不肯来,只打一趟就回去了。
香婆娘出门就显示出完全不同的风格,来来去去都是飞机,她女儿说她的衣服可以开一个服装店,还有很多化装品,都是的,名牌。其实香婆娘长得并不怎么样,即使漂亮过,也都成了昨日黄花,她现在徐娘半老,也看不出什么风韵,却故作姿态,走路时屁股扭一扭扭一扭的,说话的声音努力地模仿着娇生娇气的样了,脸上涂着厚厚的脂粉,眉毛眼睛画得跟鬼一样,她不仅掩饰不住她的丑陋和衰老,反而让人觉得恶心,看到就想吐。但他却偏偏喜欢她,不知她给他灌了什么迷魂药。然而,既给他灌了迷魂药,却又要一脚踢开他。
春节,他跟姐姐一起开车回到老家,香婆娘执意要跟他离婚,他也只好在离婚书上签了字。
他什么也没要,只要了女儿,他的香婆娘正好不想要,女儿便判给他了。但女儿却又不愿跟他,要跟香婆娘,他回去的时候,他女儿对他一点也不亲热,他对女儿来说是可有可无的父亲。香婆娘想女儿跟着她,她也正好有理由向他要钱。他想女儿跟着香婆娘,他也正好有机会重新接近她。
他主动提出来,把所有的家产全部都给了他的香婆娘,他想感化她,让她回心转意。
香婆娘以为他还有老窖,又心生一计,让他再拿两万块出来,跟他舅子合伙买一个车。
“以后时机成熟了,我们还可以破镜重圆。”香婆娘哄他说。
“我哪里还有钱,全部都给你了。”
香婆娘确认他真的一无所有了,才罢了休。据说,香婆娘又去买了套二十多万的新房,老家的房价要低得多,二十多万就能买到比较好的房子了。
他一个人已无心经营,便把只开了半年多的店关了,又去跟他姐姐开车送货。
他后来又回去了一趟,他的老丈母香婆娘的妈死了,他回去送菜菜,他连卧铺都不肯坐,坐硬坐回去。他姐姐本来想给他买张飞机票,但又一想他一个死心眼,便没有管他。
他一如既往,每个月关了工资之后,只留点零花钱,把其余的全部都如期打到他的香婆娘的卡上。他的零花钱也不多,他吃住都在他姐姐那里,基本上没什么要花钱的地方,他的所有的花费一个月还不到一百块,主要就是花在电话和短信上面,而电话和短信又大多数是给他的香婆娘的,有时半夜都还在发短信。
他姐姐想把他的钱卡住,不给他,单独存起来,但他坚决不同意。他姐姐也生气了,她说:“那你就滚回去。”当然也没有真的让他滚。
他母亲打电话来说,修高速公路征地,他有一万块钱的赔偿费,他也不让他母亲去领,而是让他香婆娘去领的。
他也舍不得买穿的,衣服都是些旧的,不过还过得去,但他实在太对不起他的那双鞋,那又鞋都磨破了,大脚指拇都发怒钻了出来,他还不让它休息还要让它加班加点。他的姐夫实在看不过去,于是去给他买了双三百多块钱的康奈皮鞋,但他却舍不得穿,而把它凉在一边,自己去买了一双十块钱的胶底布鞋。他说不要养成了穿好东西的坏习惯,由简入奢易,由奢入简难。
香婆娘跟他离婚以后,她绞到那个男的却并没有兑现他的诺言,跟她先前的老婆离婚,只不过是玩玩她而已,要动真格的,却是不可能的事。
香婆娘后来又给他来了条短信:“再过两年吧,如果有可能,我们再复婚。”好一个如意算盘,香婆娘一方面是为了再多骗他一些钱,另一方面也不排除她的真实性,当她被玩够了,彻底绝望了的时候,她也会重新想起他。
“这种婆娘不要也罢。”他的家人都对他说,又为他物色了好几个对象,而且对方也愿意,但他却不愿意,面都不去见。
“无论如何,我也要等她。”他比犟牛还犟。他的香婆娘硬是香。
“幺妹,我们重新来过吧,我会努力改变我自己,我会让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还有月光。关键的是,要想想我们的女儿,我们离异会在她幼小的心里投下阴影,甚至会毁了她一生,这样的悲剧不少啊!”他在短信上说道。幺妹就是他的香婆娘。

2009-1-2

共 247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遇到这样的故事,我们似乎更多的是为男人感到不值和叫屈,为香婆娘的行为表示不齿和愤怒。但是看到,才猛然这不是一个关于幸与不幸的故事,这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爱情童话!爱情或许真的有一种救赎的力量,不论对方是怎样一个人,怎样的贪婪和放荡,怎样的无耻和厚颜,怎样的不知道珍惜和爱戴,只是因为爱了,便不计较地付出所有,付出所有也都无悔而甘愿,只要她快乐和开心,那么无论她选择怎样的生活方式,都任由她去,这种爱有一种超越世俗的包容和慈悲的力量,这样的男人只是很难遇到,比中头彩都难,不过,遇到如此男人的女人还如此的,我们宁愿相信也很少!【编辑:浅姿】
1 楼 文友: 2009-02-07 15:17:44 对于男人来说,也许爱情是一场愉快的服刑!问好家忠!欢迎下次来稿! 孤僻,以字为友孩子眼屎多
小儿眼屎多
护理垫都适合哪些人使用
发现口眼歪斜该怎么办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