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荷塘PK大奖赛猪灵国膘肥长出炉记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黄山信息港

导读

我欣赏鲁迅的那句国骂“他妈的”。  有人说:你都七十几岁了,怎么还像个“愤青”?  我回之曰:本性然也,你管不着!  生在当世,俯仰千年,

我欣赏鲁迅的那句国骂“他妈的”。  有人说:你都七十几岁了,怎么还像个“愤青”?  我回之曰:本性然也,你管不着!  生在当世,俯仰千年,惘然出涕,不知所之所。  精彩先播:  膘肥长是猪灵国长官。它决定着猪灵国任何生灵的生死大权。谁先肥,谁的价格高,谁的价值大,就取决于它的一声虎啸似的猪叫。  “你们就这样选膘肥长的?”  “我们就是这样的,你不满意?你不习惯?你有意见?”  “这也太滑稽了!你要知道这是银河系里的宇宙世纪,居然还有这样的事!”  “我们的时代是科学的时代,民主的时代,我们的宇宙也是民主文明的宇宙!”  “呵呵!”  小敏是个贪玩的小孩子,喜欢到野外去玩。这让他的婆婆爷爷担心,要是碰到不测的话,叫他们怎么向在外星打工的爸爸妈妈交代呢。这一天刚放学,小敏就从人流里溜走了。昨晚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了一座山,山上有一个洞,洞下面有一片林子,叫什么来着,他已经记不得了。总之,在那五彩缤纷的梦里,那林子里什么都有。麻雀呀,长颈鹿呀,小豹子呀,藏野鸡呀,小熊猫呀,小青蛇呀,等等。他的梦一醒,他就记不得了。但梦里有一片花花绿绿的动物,还是蛮可爱的。他刚一叫,声音还没有发出,梦就醒了。只听得婆婆在床边直喊,小敏,小敏,天亮了,快起来上学了。他嘟囔道,真烦,叫什么叫,我正玩呢。它爷爷感到床边说,玩什么,梦里都玩呢。  小敏过了一条河,叫猫儿河。为什么叫猫儿河,谁也不知道。他过了这条河。爬上一座山,这山跟他昨晚的梦里一样,矗立在河边,叫猪灵山,山上有一个叫猪灵洞。洞口有二三十丈宽,十来米高。洞口上方有三个朱红色的字,“猪灵洞”。洞侧写有一副对联,上联是“天高云淡洞洞福地”,下联是“佛灵道深时时禅心”。听说八仙之一蓝采和曾经到过这里,留恋羁绊达数十年,亏得吕洞宾多次催促才离开这里。走时还赋诗一首,诗云:  好个修道猪灵洞,洞顶开裂一条缝。  天公为何不补起,皆因下面猪儿拱。  小敏来到这个叫猪灵的地方,确实有一片林子。林子里什么鸟儿都有,一天里都是叽叽喳喳的,发出了千奇百怪的声音,真叫人把耳朵都闹聋了。幸亏林子里都是些猪,猪耳朵又大又肥,厚实得很,像歼-20那样的音爆才可能引起它们的注意。它们的特点是,一旦它们不给它们吃食,它们就要在这林子里捣乱。有上访的,有挖墙脚的,有发杂音的,有碰瓷的。有的是为了评上猪职称,才能多分到吃食,可那些高猪职称的吃饱了,也很快长肥了,它们就只好进宰猪场。那杀场就这离林子五里远的地方,那些被杀的猪儿的哀嚎声夜夜都能听到。但猪儿们却时时忘记了这个结果,它们总是想,这是它们的事,这是遥远的事,这与它们的现实无关。于是,在猪灵山猪林里天天上演着同样的事,那就是朱们并不认识同类,并不领情猪情,天天在制造猪恶。  猪林里也有制度,只是像小敏这样的外星人看不懂。不知道这套制度是从何而来。据前任猪膘肥长说,是借鉴了爱因斯坦的相对论理论,借鉴了苏格拉底的产婆术,借鉴了当代宇宙哲学和心理学,经过数十年才研制而成,这个制度像一个圆球,它捏在猪膘肥长手里,可大可小,可方可扁。怪哉,这个制度还可像面条,尤其像河南的精面一样可长可断。据前任猪膘肥长说,这个制度嚼起来很有劲道,沾而不沾,滑而不滑,它设置了几大“鞋”,分别是上升鞋、下降鞋、配合鞋。这样猪儿们在劳动吃食时就可以随意调配,伸缩自如,公平公正公开。  小敏说,这样的猪猪膘肥长真是能人,是天下膘肥长。一头畏畏缩缩的猪儿说,是啊,我们这里的猪来自五湖四海,四洋八州,什么猪儿都有,红猪儿,白猪儿,青猪儿,黑猪儿,紫猪儿,橙猪儿。个个的吃食不同,性情也迥异,时常为了鸡毛蒜皮的事咬住一团。有时闹得很不像话,有的鼻子被咬掉了,有的尾巴被截断了,有的猪肚皮开了口子,有的猪脸被划破了。这时,其乐融融的猪林子变成了臭气熏天的猪圈。猪屎乱溅,猪尿横溢,猪声鼎沸。也只在这时,猪圈长才慢吞吞爬出来,打了个呵欠,扶了扶脸上那副一千度的厚眼睛,慢条细理,呀声呀气地说,这是怎么啦,我们的猪膘肥长呢,你们就是猪局长的话,不听猪膘肥长的话,乱咬乱拱。你们白长了你们的那副猪牙。你们的猪牙在远古时代,人们还把它们收起来作为财宝,你们不知道现在什么时代,这是民主加科学加信息智能的时代,你们的牙齿连狗的牙齿都不如,你们还用它来作武器,你们有什么用呢。一群自私自利的蠢猪。你们在你们的猪膘肥长去吧。  一头灵巧的黑猪儿摇着尾巴说,猪圈长,我们猪林里有好几十年没有猪膘肥长了。还是你说了算!圈长说,你们不懂政策,猪林里是圈长兼膘肥长,我是从花果山孙猴子即所谓齐天大圣那里调过来的,没有天庭下派的经历,当不了膘肥长。膘肥长昨晚太白星出现的时候,上面就已经定了。  那黑猪儿问:“那是怎样定的?”  长说:“亏你还是什么作家?你这点想象力都没有。都是经过全体猪们选举的,合理合情合法,核之宇宙皆准的。”  其中一头不知高低的白猪儿愤愤地说:“真是扯蛋,扯他妈的球蛋。又可能是上回宇宙组织部考察那样,叫了几个西圈主人,东圈副主任,北槽槽长,南槽副槽长,先给他们吃点麻辣烫豆腐,再给他们喝瓶江津二曲,就举手通过了。”  长说:“难道还有别的法子。你看你们,不管白猪黑猪,还是黄猪青猪,都是他妈的猪,永远不变的猪,猪头猪脑猪心猪肺猪肝,完全没有进化的可能,你给你们民主自由,就等你们进化成猴子再说吧。”  青猪儿姗姗而来,扭着肥肥的猪屁股,还放了一股臭不可闻的猪屁,但由于平时与圈长要好,大家都不吭声。她丫声丫气,做出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好似大观园里的林妹妹。  “丫,我们长说的对呀。你们这些猪脑子,怎么就生了你们这些笨猪。我们可爱的猪膘肥长就要上任了,听说还是正厅级,真好!我可要当秘书了,我再也不会与你们一起拱圈了!”  黄猪儿还不死心,把它那黄嘴伸得老长,我到底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听说上头已经公示了,可我梦里都不知道,它们却说我们已经投了票举了手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猪用它那白嘴望黑猪身上一拱,说,你看看咋俩,你说白就是白,你说黑就是黑,猪局长是这样选出来,我们猪灵山猪灵洞猪林里的猪膘肥长也是这样选出来的。  你信不信,这是铁的规律。  小敏对猪儿们说,这好像不是现代社会,似乎是古代专制时代,你们适应吗。  紫猪儿一脸绛紫色,说,敏敏,你就不懂我们这里的制度了。我们这里比西太平洋洋岛国,或是非洲森林里黑鬼们要民主多了。我们不仅有选举制度,听说是适合我们猪灵国的实际,而且还有公示制度。只要选举出来,他们就在我们的猪灵国官方网站上公布出来,而且常是星期六或星期日晚上十二点公布,他们是想人们在完全放松休息的半夜的梦里来看看公示的内容。据说他们有世界上的哲学家和心理学,那些哲学家和心理学家写出了一大本一大本的著作,评上了高而又高的职称,这些垃圾级的书上说,人们在半夜的梦里评价一个公示内容是公正的。  黄猪儿接着说,它又抹了抹才刚拱粪留在嘴唇边的牛屎。那公示就是走走过场,就是走过场它们也不愿意。但它们却把这项原则写进了猪灵国的宪法,而且是宪法的条。  小敏说,你们也是吃饱撑的。凭借你们愚钝的思维,根本不是它们的对手,你有何必杞人忧天呢,这事与你又有多大的关系呢。说不准被它们知道了,你就遭殃了。它们会与屠宰场沟通,让你们提前出圈,让你提前感受到刀子的寒意,提前领受骻猪皮的痛苦,你觉得这值得吗。  白猪儿说,也有很多人劝我们。我们有时还要学习我们猪灵国的宪法法律法规文件条例,其实我们脑子装下的理论很不少,什么柏拉图时代的,什么孔子时代,什么罗马大帝时代的,什么汉武帝时代的,统统都有。其实我们头脑清醒得很,只是不愿识破。世界上任何高深的哲学和理论,包括哪些从国外如大象国,毛猴国,日本国,美利坚国,法拉西国进口的理论都是他妈的胡说,一经它们的红嘴白牙一讲,居然把我们耳朵煽得一开一合的,我们这猪的本性就表露无遗,眼珠子一动也不动,耳朵噗唰唰摇着,嘴巴触在粪土上,还一劲儿点头。过后我们一思考,事情已经来不及了。  黑猪儿接着说,这猪灵国谁当政都是他妈的邪火!首先是看脸吃饭,我天生黑脸,就只能吃糠;它天生白脸,除了吃糠,还可以吃到半勺子大米和高粱;那红猪儿就了不得了,可以吃到东北大米和美国大豆。  小敏觉得很有趣,(其实猪儿们并不感到有趣,趣味只是有灵性的人类的特有的感觉),猪林里的猪儿们一会忙忙碌碌,一会儿悠闲自在,你拱拱,我撮撮,他哼哼,它吟吟,这比上学写字背诵古文好玩多了。  他索性躺在猪圈里又做起梦来。  他听说猪梦比他的梦好多了。  到底猪梦是什么梦呢?  谁也说不清。这还需要写作者足够强的想象力,也许还需要等待几个世纪吧。 共 346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遗精的发病因素有那些
昆明治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小孩子脸抽搐是癫痫发作的症状吗
标签

上一页:风恋花

下一页:日落之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