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绿野小说英雄末路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黄山信息港

导读

王老歪老了,打仗时候落下的老毛病时常发作,小腿里有子弹片,走起路来很费劲,一瘸一瘸的。所以人们都叫他王老歪。尤其下雨阴天,这身上的伤疤就发紫

王老歪老了,打仗时候落下的老毛病时常发作,小腿里有子弹片,走起路来很费劲,一瘸一瘸的。所以人们都叫他王老歪。尤其下雨阴天,这身上的伤疤就发紫,还钻心的刺痒带着疼痛。他仔细数着这一身的伤疤,二十四块,后屁沟子上的那块看不见,却伤了尾骨,经常发作,疼得睡不着觉。他有名有姓,他叫王成龙,是爷爷给他取的名字,爷爷是盼孙子成龙啊。可是,人们已经把他的名字忘记了。他坐在大门口的石头上嗮太阳,回想自己走过的路,不是就是一部书么?唉……老了,人老了啃不动黄瓜了,说啥也没用,谁信呀,这些小兔崽子们都疯了,不仅不相信自己是扛过枪,渡过江,在死人堆里打过滚的人,还无端的审查隔离,审查个屁呀?老子打鬼子时候你们还在狗肚子转筋呢,牛你娘个腿呀?妈地!  唉……也怪自己,当年山东闹饥荒,挨不住,就跑到东北来。这一跑可不打紧,把自己的身份弄没了。谁能证实自己呀?是不错,打小当的是国民党兵,可是后来一切都发生了变化,俺跟着大部队投诚了,参家加了八路军。俺立过二等功,还救过共产党的大官。王老歪正在回想自己的人生往事。那边走来一伙红卫兵小将。  领头的冲着他喊。  喂,王老歪,走,跟我们到队部去,你要深刻反省你的问题,说说你在国民党军队都干了些啥坏事?  我干啥坏事?我啥坏事也没干,我打鬼子,打敌人……  少他妈啰嗦,跟我们走!  红卫兵小将连推再搡把他推到队部。大队部已经坐满了人,红卫兵把他拉上台。  王老歪,你站好了,说吧,老老实实交代你的历史问题?你在国民党军队都干啥了,犯下什么滔天罪行?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顽固到底死路一条!  我说,我说什么呀?哦,想起来了。那是一九四一年,鬼子围困了我们八路军四一二团,战斗打得十分艰苦,消灭了日本鬼子一个营,缴获了大批武器弹药。我们三天三夜水米没打牙,战士们已经精疲力尽,清点人数一个团就剩下了二十多人。天蒙蒙亮我们正准备撤离的时候,鬼子增援的大部队到了,他们把我们团团围住。我们有了武器弹药,竭尽全力和敌人拼杀,虽然打死许多敌人,可是我们终因寡不敌众被狗日的小鬼子全歼。在死人堆里我苏醒过来,听到敌人的炮声还在响。我左肩窝中弹,鲜血不住地溜着,我顾不得那些,我心里只想看看有没有还活着的战友。我爬着挨个看,发现团长还有气,我不知哪来的力气,一下子就把他扔到肩上扛出十来米远,还是被死人绊倒了,我灵机一动,没办法将计就计吧,我把团长压在死人堆里。接着我又找到了连长和指导员,他们也都负伤昏迷。我分别把他们埋在死人堆里。正想转身走开,司号员王长龄也苏醒过来,我搀扶着他,对着三位领导和死去的战友深深鞠躬,领导们,对不起,我没有能力把你们背到安全的地方,有命你们就活过来,逃过这一劫,没命你们就是壮烈了,我也没办法了,我已经尽力了。血顺着我的肩膀不住的流下来。我们两个伤员相互搀扶着离开了那个恐怖的战场。我们刚刚躲进一片森林,小鬼子就回到了那个尸横遍野的战场。他们哇哇怪叫着,拉走了日本鬼子的尸体,没有发现我们掩埋的团长和连长指导员。如果苍天护佑,他们现在可能早就飞黄腾达了,一定当了大官。  台下的人们静静地听着,有的还偷偷抹眼泪。  唉……太惨烈了,王老歪,你那时候苏醒过来不赶紧逃命,还想着救人,你是怎么想的?  哈哈哈……问得好,说句实在话,那就是兄弟情深的一种本能反应,我还真没想过怎么无私无畏舍身救人。他们都是我好哥们……  王老歪,你跑题了,你扯哪去了?让你反省检讨在国民党部队做过的坏事,谁让你摆工了?红卫兵小将才缓过神来。  娃娃唉,我说的都是真事,那场面那战阵那才叫个惊心动魄,娃娃们,别逼老子,老子是当过几天国民党兵,可是,俺没干过坏事,在国民党那里也打过鬼子,也没少受伤,俺身上的二十四块伤疤有七八块是那时候落下的。  娃娃们,你们不懂什么是历史,国民党也不都是坏人,共产党也不都是好人。  王老歪,你说什么?共产党也不都是好人?你这不是公开污蔑共产当么,你撅着,老实反省你的错误。  娃娃们,我有什么错误啊,说你们不信,你看看我身上的伤疤就知道了,老子打过小鬼子,参加解放战争打奉天,打沈阳,俺都负过伤,后来,又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哪次战斗老子也没当过孬种,你们让俺说啥错误呀?  你还不老实是吧?打倒一切牛鬼蛇神!打倒一切反动派!敌人不投降就让他灭亡!红卫兵们的口号此起彼伏,震荡着整个大队部……  低头认罪!有人跑上台使劲往下按王老歪的头。按下了他抬起来,再按下再抬起来……  拿铁丝给他压砖头。我就不信整不了你王老歪!  有人拿来事先预备好的细铁丝挂在王老歪脖子上让后往上码砖,三块五块十块二十……  王老歪的头深深低了下去,细铁丝丝丝入扣,勒进脖子的肉里,血顺着铁丝流下来……  咕咚一声,王老歪趴在了地上。  他一直死死的闭着眼睛,听着大家把他背上老牛车,任凭大家把他抬到屋里扔在冰凉的小土炕上,听着人们慢慢的离开……  屋里一片寂静,在没有第二个人了,他偷偷的睁开眼睛看看真的没人了,他才爬起来,找一块破棉花擦干脖子上的血水,嘟嘟囔囔的骂着,他们地!老子打鬼子时候你们还在狗肚子转筋呢,牛你娘个腿呀?妈地!这帮娃娃疯了!  这时他觉得肚子咕噜咕噜的叫起来,饿了,早饭还没吃。他打开装米的箱子,里边一点粮食也没有了,他只好到小园里找些蔬菜,又到东院李嫂家借点米。  他推开李嫂家门的时候,李嫂愣在那里。  老歪,你好了么?  哦……好了,好了。  我想跟你再借一碗米,对付两顿,等粮食下来我还你,一起还你……  他说得很吃力,就像扛个大麻袋直不起腰抬不起头一样。  老歪,别说了,我给你崴米去。  李嫂二话没说接过王老歪手中的粗瓷碗满满的装了一碗小米递给王老歪。  老歪拿去吃吧,你也真不容易,这么些年你也不办个人,好歹有个做伴的,说个话,洗洗涮涮做个饭什么的,总比你一个人强得多么。  王老歪笑笑说,李嫂,谢谢你好心肠,这么多年做邻居多亏你不瞧不起俺,也没少帮衬俺,等俺发达了,一定报答您的恩情。  老歪啊,说什么报答啊,邻里邻居的,总不能看着你掉下巴磕水米不打牙啊。  是的,李嫂,俺心里有数,你心肠好,对俺好俺记得。    王老歪把一碗小米分成四份,够吃几天了,吃完了怎么办呢?吃完了再说吧,今日有酒今日醉,明日没有再掂对,他懒塔塔的,不愿意干活,其实他也真干不了什么重活,他那一身的伤痕,有好几块子单片还在身上。这些年他都是这么熬过来的,家里常常是有上顿没下顿,活得十分艰难。他用土豆和小米做了一小盆霍霍粥,喷喷香,他一使劲吃了三大碗,满意的吧嗒着嘴说,唉……一个人吃饱了连狗都喂了,吃饱喝得了无牵挂。他自己哼起了小曲,马寡妇独坐房中好不悲伤……思想起……  好你个王老歪,蒙混过关是吧?你假装犯病,逃避改造,回到家里又吃又喝,又是秧歌又是戏,你在嘲笑文化大革命是吧?好好准备准备,明天还开批斗大会,看我怎么整你?  王老歪抬头看见红卫兵头头张大伟恶狠狠地说着,然后转身走了,从他那一双恶毒的眼神里可以看得出,他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风雨欲来风满楼,一场不可避免的批斗会还在等着他。怎么办呢?走不了,逃不掉,这些小生慌子可不听邪,不管你三七二十一,说打就打说干就干。她费尽心思琢磨,怎样才能逃过这一劫?去找支书么?有什么用啊?支书也没办法,村党支部打答应搞外调,弄清王老歪的真实身份。可是去过了,当事人已经不在了,档案也早就弄丢了。他想到逃跑,往哪里跑啊?自己满身残疾,走不动爬不动的能上哪里去?再说了,走到哪里还不是一样啊,全国山河一片红,到处都乱哄哄的……  唉……挺着吧,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马寡妇坐房中好不悲伤……他又一次哼起马寡妇开店。  说实在的,他也想女人,好歹也是个爷们,长这么大还没碰过女人,女人究竟什么滋味?他总觉得女人就像李嫂那样,胖乎乎的,白净净的,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还有那鼓鼓的奶子……  每次去李嫂家借米,在接过来的时候他都故意碰一下李嫂的手,然后抬起头看一眼李嫂。李嫂一朵红云飘上双额,低低的说一声回去吧。  这时候王老歪的心就会狂跳起来,他得到了满足,女人就是这个滋味啊?麻酥酥的,晕乎乎的,嘿嘿……王老歪偷偷地笑了。    让他始料不及的事情发生了,当他被红卫兵小将揪上批判台的时候,他发现李嫂已经站在台上了,李嫂深深的低着头,脖子上挂着一双破鞋。  说说吧,你是怎么勾引李嫂的?你们是怎么狼狈为奸的?  没有……没有啊。我和李嫂什么事也没有,我们就是邻居。  放屁!邻居?谁家邻居这么好?这年月家家没粮吃,她却把粮食给你吃,怎么回事呀?  哦,为这呀,我是向李嫂借一碗小米,可是我答应过,等粮食下来我还她呀。  不对,你不要狡辩抵赖!让李嫂自己说!  李嫂一直没有抬起头来,她被红卫兵推搡着,几乎站不住脚,一头朝台下折去。  王老歪手疾眼快,这时他也忘记自己身上累累伤痕了,一把抱住了李嫂。  哈哈哈……红卫兵们哈哈大笑着说,看看,不打自招了吧,这不是昭然若揭么。走,叫这对狗男女游街示众去。红卫兵呼啦一下子把他们两个人围的水泄不通,他们拉着李嫂和王老歪向大街走去。  一时间乱哄哄,口号声吵杂声此起彼伏。这时,一辆轿车开进了小村,在大队部停下。原来是县委张书记来视察工作。  你们村里文化大革命搞得很好啊,刚才游街的是什么人?怎么有点面熟?是什么人?  村书记说,这个人啊,历史很复杂,听说以前当过国民党兵,他自己却说跟着部队投诚八路军了,还说救过什么八路军的团长连长指导员,还打过不少仗,身上还真有许多伤疤,可是我派人外调原来的老人都不在了,档案也没有。  张书记若有所思的说,哦……是这样呀。他叫什么名字?  哦,他叫王成龙。外号王老歪,没人记得他的名字。  去,派人把他叫来,我认识一下这个王成龙。  两个人面面相视,半天谁也不说话。  你就是王成龙?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王老歪仔细打量来人,似曾相识,只觉得面晃的,说不清在哪里见过。  你是……  我是张家良,四一二团三连指导员。  啊?你就是张家良?你真的命大活过来了?  是我呀老伙计,当年要不是你把我压到死人堆里哪还有我今天呀?  你怎么知道是我救的你呀?原来你小子当时什么都知道啊?  知道倒是有点知觉,可是你不记得当时还有一个人么?张长岭,他还活着,他给我们介绍了你怎样舍身相救我们的。他们两个也还都活过来了,团长在北京军委,连长在省城做副省长了。  这样一个惊天的喜讯使王老歪不知所措,他用手在衣服上蹭着,脸上尴尬的笑着。  对不起指导员,你看看,让你笑话俺了……  笑话什么啊?就是这个形势,谁也没办法,我们还是老老实实接受文化大革命的洗礼吧,灵魂深处闹革命,彻底改造世界观。  好好,这些俺知道,我倒好说,俺一个大老爷们怕啥,就是委屈了李嫂,她一个女人面矮,指导员,不,张书记,请你让红卫兵放了李嫂吧,我们两个真没有那个。  哈哈哈……看看这个王成龙,你也怜香惜玉啊,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我说米书记怎么回事呀?人家王成龙和李嫂没这事啊?你们这样胡闹,闹出人命可怎么办啊?你们谁能负起这个责任呀?  好的,好的马上放人。你们马上把李嫂放了。能不能请他来一趟啊,我见见这个李嫂。他家里都什么人?人品怎么样?  啊,他家里有公婆,还有三个女儿。男人三年前就没了。  哦,是这样啊,好啊,好啊。张书记莫名其妙的说着。  米书记,王成龙同志是我们党的好同志,我可以作证,还有当年的季团长,武连长,他们还都健在啊,而且都在我我党的重要岗位。这几年呀,我们找你找得好苦啊,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在这里碰到了你。老王啊,就是没想到你混得这个样子呀。以后就好了,我会尽快和他们几个联系好了我们大家见个面,一起庆贺我们大难不死,庆贺我们重新团聚。然后我们商量一下怎么安排你的工作。  哈哈哈……指导员呀,我这个德行了,还安排啥工作呀,在屯子里混吧,有吃有喝就行了呗。我的要求不高,就是眼下啊,连下锅的米都没有,这不是么,我是找李嫂借一碗小米,人家李嫂心眼好,时常周济我,被红卫兵们看见了,他们就诬陷我们有事,给人家挂个破鞋批斗不说,还游街示众,你说说,一个女人能经得起这么折腾么?我没有别的要求,看在当年我们一起出生入死的份上,求你们高抬贵手放过李嫂,再给我一袋小米,我还人家李嫂。免得我塌人家人情。  哈哈哈……好个重情重义的王成龙,好,这些要求都答应你。不过,我也有个要求,等事情都落实了,你开始上班的时候你就把李嫂给我娶回家来好不好?  指导员,这事你可强人所难了,我怎么会娶人家李嫂做媳妇啊。人家能看得上我么?  哈哈哈……没事王老歪,这事包在我身上了。村书记拍着胸脯打保票。  这时候慌慌张张跑进一个民兵来。书记,不好了,李嫂上吊了。  啊?在哪里?  在她家房后的树上。  救人要紧,救下来没有啊?  救了,还没有清醒。  走看看去。大家匆匆忙忙赶到现场,李嫂已经缓醒过来。她泪流满面的哭着,我不活了,羞死我了。救我干啥呀?让我去死吧,一了百了,多好,我背着个坏名声让我怎么见人啊……  李嫂,你们没有那事我都知道,我要给你平反,等着吧还有好事等着你。好日子还在后头。好好活着吧。生命只有一次,上吊勒死了不就完了么?后悔都来不及。  经过张书记沟通很快找到当年的团长和连长,老哥几个团聚了,回想当年出生入死,在死人堆里打滚,血溅黑土,如今重逢悲喜交加。  谢谢你王成龙同志,没有你就没有我的今天。  是的,没有你的奋不顾身救我们就没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  王老歪被安排在县民政局工作。并且很快把李嫂娶回家门做了王老歪的媳妇。还带着她的公婆孩子。     共 532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男人应当怎样去诊断前列腺结石
黑龙江治疗男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治疗癫痫哪家研究院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