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镜花缘红尘梦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黄山信息港

导读

红尘里的暗影被岁月挡住了一边,记忆中的那人叫什么名字,我忘了。  (一)这个凡人,还真是多管闲事。  镜花河泛滥了,淹死了不少人,两岸的村庄

红尘里的暗影被岁月挡住了一边,记忆中的那人叫什么名字,我忘了。  (一)这个凡人,还真是多管闲事。  镜花河泛滥了,淹死了不少人,两岸的村庄和麦田都被大水冲垮了。这次的天灾是由我一手引起的。  花镜本是一面以各种花精炼而成的镜子,它是镜花河的镇河之宝。我保管了它几千年,可是无意间竟被人打破了!我知道是我的失职才导致的这种后果,所以责任也应该由我一手承担。  镜花河的泛滥直接导致的后果便是生灵涂炭,如不加以制止,几天后,这片土地便不会再看见人类的影子。玉帝准我将功赎罪,将破镜之人查出来,还有制止镜花河的泛滥成灾。可是这些我都无能为力,但也是我可以救自己的方法。  花艳人娇,梦清言冷,这座古城的美丽恍若一个凄迷的艳梦,一旦坠入其中便不想起来,它深深地吸引着爱美之人的心。  镜花城,镜花河的起源地,河水虽泛滥成灾,但是此处却仍无一点被毁坏的痕迹。反而城内一片生机,人来人往,繁华如斯。城内的花开得争奇斗艳,如火如荼。真是奇怪了。俗话说,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镜花河泛滥受到伤害的必然是这座古老的城池,为何如今它却是这番模样?似乎比先前更美丽了。  "你终于来了。"城郊无人的废舍,是我游戏镜花河的住处,本来是在不远处的佛月山下榻的,可是此山仙气太重,会伤元体,故而舍其而求此。可是,他怎么知道我会来这里?难道他一路都跟着我么?  "跟着我有意思么?"我自顾自地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夕阳渐落,一片金辉。  "镜娘,你应该懂本尊的意思,弃了镜花河,弃了仙位,本尊照样可以保你青春不老,我们可以逍遥塞外,看日落金辉,世间奇景。踏三山,游五岳,只要你愿意,本尊哪里都可以陪你去。弃了仙位,我们还可以像当初一样,踏万里山河。"他慢慢走近,语气诚恳如昨,让我以为我还是以前那个小小的狐妖。几千年的修行似乎只出现在梦里。可是那梦却那么真切,真切到心里的余伤还在隐隐作痛。  "滚。"淡淡甩出一个字,心里疼地犹如针尖扎在肺叶,无血却疼地无法言语。  他怔了一怔,继而苦笑一声"你还是那么绝情么?对你的那颗心,难道你不懂么?"  "恶心。"说完起身便走,我懂,一直以来都懂,可是当初你弃我而去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到我镜娘是个绝情到天怒人怨的妖精!几千年的修行,只为位列仙班,只为再次看见你熟悉的容颜!如今终于见到了,我却突然不那么想你了。  看着挡住眼前去路的人,我眼睛危险地眯起"让开。"语气虽轻,却杀气渐露。  "除非我死,否则这次你就别想甩掉我!我七夜对天发誓!"  "有意思么?天奈何得了你么?别惺惺作态,如今你厉害了,六界之中无人与你抗衡了,你满意了吧?我再也没有能力在你手中挣扎了。七夜,我们的缘分早在五千年前就尽了!早在一夜之间我再也看不到你的身影时就尽了!我现在只想做个本份的神仙,做好自己的事情,负起自己该负的责任,你放过我好么?我镜娘求你了!"眼睛很痛却哭不出来,很久没有哭过,连眼泪是什么滋味都忘了。呵,彭地跪地,膝盖磕地很疼,嘴角笑容却慢慢扩大了,看着他痛苦扭曲的俊脸,快意终于袭来。这便是报复的快感吧。  "你就这么怕我?"  "是!"斩钉截铁,不容置喙。"我要不是怕你,我早杀了你!要不是道行不及你,我早就为苍生除害了!"绝情至此,已不想再与你有任何交集。  "就这么恨我么?镜娘?如果杀了我你才会原谅我,那就动手吧,我不会还手的。"他看了看我,眼里的痛楚似初冬寒雪,肆意飞扬。轻阖眼眸,叹息声微不可闻。  没有过多迟疑,也没有过多废话。"嗖"地一声,银光一闪,凌空出现一把神器------媚影,虽然花镜毁了,可是与之相奇的媚影还在,只要媚影在,花镜重见天日的机会就不会渺茫。  "媚影?呵,当真让我形神俱散你才满意么?"  "怎么?怕了?哈哈。"  "怎会?动手吧。"望了眼他高扬的下巴,紧抿的薄唇,微阖的眼眸,心里轻轻颤抖了下,但是随即旋身,银光直逼他心脏!  嗯?人呢?  "你这个女人,还真是阴狠毒辣!"哪里出现的无知小儿?敢管老娘闲事!他居然把他推倒了!这个凡人,怎么可以把他推倒?  "滚开!"轻喝一声,那人却抱着七夜没有松手。  "你说让我滚我就滚啊,这个人爷看上了,你敢动他爷就让你好看!"我眺眉看了看地上呈半搂半抱的两人,突然大笑起来"七夜,我不杀你,自有让你生不如死的人!哈哈!"  转身,消失。  这个多管闲事的凡人,命中带煞,他喜欢的人大多都死于非命。那么七夜,也不用我动手杀了。我要去完成我的任务,镜花河的泛滥也只能用媚影先镇一镇了。  将媚影投于河心,施展法术,用媚影的力量让河水顺着河床慢慢流下去,河水的宽度慢慢变窄,水流也轻缓起来。这样只能坚持一个月,不是长久之计。  (二)千年的苦我愿承受,万年的累你可否不要给我一个等候?  又见到那个多管闲事的凡人了。听他自己说,他现在跟七夜在一起,来找我是来为他报仇的。此时我正在百花丛中收集百花的灵气。看了看他,我轻蔑的笑了笑,没搭理。  "喂,恶婆娘,你怕我了对不对?那么以后就别再去找他了。"  "为什么?你跟他在一起还不到半个月吧。"  "因为,因为,因为我好像真的......"他声音暗了下去,落寞而无助。呵,这个凡人死定了,对他动情的人,没几个好下场的。  好几个早晨,晨曦微现,晨露未滴,我将收集好的灵气赋予媚影,让媚影与花镜相对,灵气一点一点通过媚影进入了花镜,花镜竟慢慢复原,只是裂痕还在。不过有这种情况还是让人欣喜的。  有一天,四大天王突然出现,他们说是奉玉帝之命捉拿七夜归天。我不明所以,他们追了七夜几千年都没有结果,天兵不知死了多少,此刻为何大言不惭地要拿他归天?  可是我错了,我低估了所有人,包括天帝!我的一切他都知道,这不,想利用我这个软肋戳七夜的痛楚,因为他知道,只要我出现,七夜定会出现,而如今的七夜竟误中了同心咒!是那个凡人下的同心咒!他爱他,他怕他走掉,居然用下三滥的手段留住他!同心咒,同心咒,若两人不同心,疼痛会如万蚁噬骨,难忍难耐!  我找到他时,他正蜷缩在一个废弃的角落,身影在颤抖,我轻轻地在他前面蹲下来,他皱着俊眉微微抬头,苍白的脸恍若透明,看我的眼里多了沧桑。花镜已复原,镜花河终于又恢复了平静。可是我怎么也没想到花镜居然是七夜打破的。  "为什么要打破花镜?"我躲过他要抚上脸颊的素手。他艰难地笑了笑"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看到你,呵呵。"他脸色苍白如未经染色的丝绸,额头汗滴直落。  "你怎么了?"虽是关心,却冰冷如寒雪。  "在关心我么?"突然他抓过我的左手,迅速地在我无名指上缠绕了数匝红线!另一端在他的左手上。红线瞬间消失!  "你做什么?"  "同心咒!哈哈!"  "七夜你......"我不生气,反而有点欣喜。这样是不是就可以解了那人给你的同心咒?是不是你痛苦了我也会感觉到?  同心咒,同心咒,顾名思意,你死我死,你生我生。突然魔音穿耳,头痛欲裂"啊!"我虽已成仙,但是元体还是只妖精!怎么能够受得了这种折磨!"快走,快走!"我推他,突然一股强大的力量将我扔出好远,疼痛感消失了!匆忙回头看他,只见那四个家伙将他围于中间,他苍白的脸上汗珠仍在滴落。  "七夜!"我试图救他却被那四个家伙扔出好远,几次下来,遍体鳞伤"对不起......"心里默念,突然一个飘渺的声音传入耳际"没有什么对不起,其实我早就知道了,故而等在这里的,亏欠你的,本尊会还给你。"  "七夜,我怎么能听到你说话?欠我的,你怎么还我?"  "同心咒,呵呵,原来镜娘心里一直有我啊。"顿了顿他又说"欠你的,我用命来还。"  "不要,不要你用命来还,我只要你带我踏遍万水千山,我弃了仙位,你陪我逍遥塞外......"  "不恨我了?"  "不恨了......"  "啊!"一声怒吼,那凡人出现在视线里。那四个家伙都被震地后退了一步,好强的怨力!  "七夜,既然你我生不同寝,死同穴可好?"他紧紧搂抱着七夜,泪洒在了七夜的肩膀之上。  "对不起......"七夜看了看我"七夜欺骗了你的感情,可是你也报复了不是么?我们两清了....."四个家伙四面包抄,那人大笑一声"是,两清了。"继而一股鲜血喷在了七夜脸上"同心咒,无人解得了了......"七夜扭曲的脸上痛楚异常。那人倒下他看也没看,眼看就要被抓,他突然起身直奔向我,就那样媚影穿透了他的身体......  "与其万年孤独,不如死在这里,看你心疼的模样。"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是抱着他倒在自己怀里,脸上湿湿的液体落在嘴里,咸咸的"你赢了......七夜你赢了,你早就赢了。"  "镜娘,对不起,再也不能陪你踏遍千山万水,逍遥塞外......世间再也不会有被你恨之入骨的七夜。"  "我不恨了。"他身体慢慢透明,笑容魅惑而不舍,突然左手无名指动了动"知道么?这是五千年前我跟月老讨的红线,今日终于给她绑上了......"不是同心咒,而是红线......  "千年的苦我愿承受,万年的累你可否不要给我一个等候?七夜?"  "七夜?"无人回答,左手无名指动了动也无响应。怀里什么也没有了。  镜娘斩杀七夜功不可没,封为上仙......  可是我弃了仙位,一个人天涯游曳,踏遍万水千山。   共 415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炎
昆明专治癫痫病研究院哪好
昆明治疗癫痫的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