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揭幕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黄山信息港

导读

我和高叶说,要是他当年能追到曲茗就好了。高叶说,他是不想追,不然的话,追到曲茗并不难。我笑高叶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高叶笑了笑,低声对我说,当

我和高叶说,要是他当年能追到曲茗就好了。高叶说,他是不想追,不然的话,追到曲茗并不难。我笑高叶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高叶笑了笑,低声对我说,当年他暗暗请“高人”帮他参考过,高人通过相面,说曲茗这人是穷命,以后哪个找到她哪个倒霉。我说高叶他怎么会这样迷信,说什么也不可能呀。曲茗的父亲,好歹是副处级干部。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而曲茗的母亲,也是科局级的干部。加上她只有一个哥。并且还是地市级的干部。就凭这样的家庭背景,她能穷吗?除非粘上“白粉”要不的话,想穷都没办法穷。更何况,她参加工作几年后,县市级党员、先进工作者的荣誉接踵而来。还获得过系统内的省级劳模。照这样下去,以后要混个一官半职那是易容的事,怎么会穷呢?面对我的疑问,高叶说,他请的那位“高人”曾经对他说,如果高叶不信,十年之后再找他,看他说的话是否被印证。如果没有被印证,他愿输给高叶一万元钱。  十年转眼间就过去了。曲茗的命运还真被那位高人不幸言中。  好在曲茗退赃用时,将自己的非法所得全部退清,并且还有检举揭发的立功表现,并得到宽大处理。免于刑事处罚。不过,她买成房子的赃款,一时无法变现,除了拿出所有的赃款余额,当尽自己数万元的金首饰以退赃外,只好求助于自己的父母与哥哥。她父母与哥嫂家里除干打尽,为她筹集到了三十来万块钱。差两万块钱,想到银行借款,银行不借。并且,还以白眼相待。无奈,她只好咬起牙关,去借高利贷。就这样,才在限期内把赃款退清。对于她,事态总算平静下来了。然而,从此所面对的生活,与未出事之前相比,心里的感慨啊,真是天壤之别。当年,春风融融的家庭气氛不在了;像一只小鸟一样欢快甜美的女儿陷入了孤独和忧郁的黑暗之中;公婆成了陌路人;丈夫离了婚后,很快就另觅新欢了。同事也没一个拿正眼看她自己的了;曾经肌白肤嫩、春光满面的容颜憔悴了;那如黑瀑布似的头发花白了;头上曾经的劳模光环暗淡了;那傲然不凡的气质荡然无存了;曾经轻轻松松的日子变得沉重无比了……  曲茗的父母与兄长,虽然替她退了部分赃款,但心里并不因此而轻松。因为在小城,她与单位主要领导的花花事,随着案件的暴光,小道消息不断传出,曲茗的花边故事也就成了小城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她的父母兄长也略有耳闻。只是抱着让时间淡化一切的态度,沉默着。  据说,有好事者甚至发信息给曲茗的丈夫说他们的女儿应该去作亲子鉴定,看是不是曲茗丈夫墨哲的骨血。因为曲茗从参加工作不久就与领导走得很近,常常爱和领导一起“加班”为了这,墨哲一气之下,与曲茗离了婚。曲茗带着十岁的女儿,住进了自己用非法所得购置的那套一百多平方米的住房。  审计进驻曲茗单位的时候,就明确地告诉他们,这是一个常规性的行业审计。并没有什么针对性。于是,单位正职饶兴和任副职(排名为副职)的曲茗与办公室主任尹明悄悄相聚,商量如何应对审计。饶兴认为,既然是常规审计,那就安排工会办公室作为审计的临时办公地点,除了给由财会上提供账表凭证给审计的审外,为审计提供点香烟和饮用水。审计的说水可以,烟就不必了,因为他们有“八不准”。于是,饶兴和曲茗他们也就勉为其难了。  审计工作开始了。财会人员按审计要求提供资料。除了主审安兴浪外,其他审计人员都在账表凭证的海洋里四处搜寻。作为主审的安兴浪,身材魁梧,两眉浓如墨染。牛一样倔强的眼里,常流露出一种威严的光。他时不时地找被审单位的人员吹牛。想从中了解点什么。可是,很多人,遇上安兴浪,都敬而远之。安兴浪想,这个单位上的人们,可能早就被人“上了发条”了。为此,安兴浪开始策化有策略的夜访。然而,他们的夜访行动却有不明身份的人盯梢。这使安兴浪坚信,手中的举报材料是有价值的。为此,夜访活动更加秘密地进行。安兴浪希望通过夜访活动,,查找出能印证了举报材料中的列的重大问题的存在。于是又采取内松外紧的策略,抓紧取证。表面上只就账表凭证进行审计,实际上以外调为主,从外围找出突破口。同时,向上汇报,争取各纪委监察与检察机关的暗中支持,采取特五体投地的技术取证手段,争取在短期内攻下“堡垒”。  让安兴浪坚信问题存在的重大可能性之一,是审计进驻这个单位一个月不到后,他观察到,高个头的饶兴和短个头的尹明,不但鼓鼓的轮胎似的肚子不见了,脸上的肉也明显地掉了不少。头发长得忘了理,头上也增加了一层花白的头发。饶兴的眼睛还有一层辗转难眠的血丝。曲茗呢,虽然不过三十六七岁,头上隐隐约约也有了出现了白发。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并且,自审计进驻后,曲茗那些很有份量的金首饰收了起来,穿着上也朴素起来了。  案件的明显突破是在一天早晨。曲茗进了单位党政一把手的办公室后,轻轻地关上了门。约半个小时后,她那黑色的、女式的、有点瘪的皮背包,出来后鼓鼓胀胀的。安兴浪看在眼里。等曲茗走近后,请她到工会办公室。曲茗问安兴浪主审有哪样事?安兴浪一把拉住她的包问:“你这里面装的是哪样?”面对这突出其来的发问,曲茗一时语塞,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安兴浪趁机把拉链一拉,一扎扎百元大钞便露了出来!审计组的人员马上举起相机,不停的拍摄。面对镜头,曲敬吞吞吐吐地交待了钱的来源。  接着,审计组对防盗门和钢窗封闭的饶兴办公室进行突击检查。这一查,保险柜里还有大量的来不急转移的百元大钞。通过检察机关、纪委监察及时介入的突审,当天,三人被“双规”。“双规”之后,三人被隔离审查。他们身上的手机被收了。所在的宾馆的房间里,没有外联电话。审查人员分别轮番做他们的思想工作,谈话与录音、笔录随时都在进行。  从小娇生惯养的曲茗经受不住这种失去自由,也失去睡眠的煎熬,首先打破了他们三人的攻守同盟。  原来,在山城这所有名的中学,慕名而来的讲读生很多。他们对每个学生收取的成千上万的借读费,不开收据,并且按他们“权力”大小收取。只有饶兴才有免收权。曲茗和尹明有减免权。但收多少必须向饶兴汇报。并由“三人会议”按2:3:5比例分赃。后来内部发生矛盾,为平息争端,又改为3:3:4的比例。为了聚财分赃,有些领导为子女找饶兴讲读,饶兴都不买账。说是班子定的,他也没这个权力。就是一个学校的老师托个人情,讲自己的子女来入学都很难。除非是他们几个要好的亲戚朋友,才能免收借读费。本来有十五个班级的教室,招生时却只招十个班,要留下五个班来搞高价生,每人收取几千上万的借读费(后来又变成了赞助费)。还不算插班生在内,收的钱都要用人挑马驮才能拿走。可是,收了这么多钱,冬天烤火的煤炭还要各教研组的老师自行组织凑钱购买。弄得所有的老师怨声载道。  于是,联名举报信以秘密的方式向上反映,并要求上级给予保秘。上级接到反映后,及时召开了检察、纪检、审计参加的大要案研讨、部署会议。并形成决议方案。以行业性常规审计的方式切入,以技术侦察的特殊方式配合,伺机寻找突破口。结果,在常规审计的掩护下,通过暗中监控,掌握了饶兴他们三人经济犯罪的大部分事实依据。并选择在饶兴利用曲茗转移资金的关口揭开这一反贪序幕。  几天的较量之后,检查机关对三人将三人转捕。后来,曲茗因把赃款退完,并有检举揭发的立功表现,才免于起诉。而饶兴呢,因为他爱玩情人,又爱出没于煤红酒绿之处,他的妻子与他的夫妻关系早就名存实亡了。只不过,饶兴的妻子看在每月替他领取上万元的工资的份上,没和他离婚。可是,当很多老师对饶兴怨声载道的时候,饶兴的妻子怕他出事后影响财产,就提出来和他离婚。并以儿子作法码,将整栋别墅要到手中。饶兴呢,也够潇洒的,家中什么都不要,只要自己的工资支配权。因为他在另外一个城市购得一套别墅,常作与情人幽会之所。加上饶兴喜欢挥霍显摆,出事后,全额退赃就成了难事。尹明也是。结果,两人判了实刑。  有人说,饶兴这一来太亏了,别墅被拍卖了。教授级的待遇,每个月那么多年,从此就没有了。两口子工资都高,仅凭工资收入,在山城来说,日子比哪个都过得滋润,不知为哪样还要如此贪得无厌?要是不这样贪的话,也不至于失去自由。以后就算出来,比坐牢还难受!高低不说,思前想后,无脸见人。搞不好的话,出来就自己找个旮旯躲起来,日子过成哪样算哪样。当然,也有人说,他有儿子,出来可帮带带孙子,混混日子。唉!大好的前程从此烟消云散了。更有人感叹曲茗的命运,并写了一首自由诗。全诗如下:  曾经,你把智慧  镶入责任,  通过汗水的擦拭,  在阳光下,  闪灼亮丽。  让很多人的眼睛,  为之凝聚!  于是,你的头项,  那道红色的光晕,  映衬出你  水仙花似的纯洁。    当你纯洁的追求,  被不知不觉的物欲,  感染得自鸣得意时,  你以不贞的代价,  赢得了贪婪的自由。  逆转直下的世俗,  暗自流行着你的风流!    后来,东窗之事,  将你抛进地狱!  家庭的幸福温馨,  成了你永远的追忆! 共 355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病症状表现从哪些方面可以看出
标签

上一页:笼中鹦鹉

下一页:黄昏的微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