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谷歌和Uber如何从合作者变成竞争对手

2019/04/05 来源:黄山信息港

导读

此前Uber在地图、无人机等业务方面的蠢蠢欲动,让谷歌感到了威逼。而近期,谷歌在美国推出独立拼车运用Waze Rider 仿佛意味着二者渐从

此前Uber在地图、无人机等业务方面的蠢蠢欲动,让谷歌感到了威逼。而近期,谷歌在美国推出独立拼车运用Waze Rider 仿佛意味着二者渐从投资合作向对手演化。

据加州媒体《旧金山纪事报》站报导,本周一,谷歌旗下地图公司Waze已经开始在硅谷实验拼车,把类似线路的乘客们拼在一起。并且从硅谷地区的不同公司挑选了2.5万名员工作为乘客参加实验。

与Uber和Lyft不同,司机其实不以此创收,只收取极少的费用,用于分摊油费,谷歌也不会从中抽成。依照美国国税局设定的标准,费用为每英里54美分。

其实这1服务早在去年7月,便已在以色列实验,但与现在不同,当时起名为Ride With,并会向司机抽取30%的佣金。

谷歌的拼车业务对Uber会造成一定影响。虽然在司机方面,Waze Rider均为兼职,并不是Uber和Lyft的直接竞争对手。但因为价格更低,所以极可能会抢走本来Uber和Lyft的用户。

从目前来看,谷歌和Uber的关系即奇妙又复杂。作为Uber的早期投资方,谷歌开始正面入侵Uber的业务范围。再看Uber,一方面接连向谷歌挖人来研发地图和无人机业务,另一方面还接受了微软的投资入股。

草原与野马

关于2013年的那次融资,很多人称之为“天作之合”。

2013年8月,谷歌风投把有史以来范围的投资,2.58亿其实美元, 献给了Uber。谷歌首席法务官兼公司发展高级副总裁Drummond也随之加盟Uber董事会。不到一年,在Uber的D轮融资中,谷歌风投又继续跟投。

“无人驾驶+Uber”成为这次合租中想象的故事。Uber有着海量的人、车数据资源,这些数据是谷歌非常感兴趣的。当Uber配上无人驾驶汽车,谷歌很有可能颠覆人类的出行方式。而谷歌具有雄厚的资金和庞大的地图数据,看起来对Uber来讲会是合作伙伴一个的选择。

Uber CEO Kalanick给了谷歌高度评价,将其比作“Bits and Atoms”(比特和原子)。但相比较谷歌的技术,Kalanick更看重的是谷歌的政府关系,他希望谷歌能够为Uber国际化提供应对监管的建议。

彼时,视察人员都看到了谷歌与Uber关系密切的迹象,乃至认为谷歌有朝一日会收购Uber。

不过,事实没有外界的想象来。到2014年年底,双方的关系已开始遇冷:

先是,Uber在2014年11月份挖来了谷歌商品当日到达服务Google Express的负责人,这离其拿到谷歌参投的D轮融资,仅过去5个月。

然后,2015年年初,谷歌对语音助理工具Google Now进行了功能升级,用户可以用语音来查询叫车服务。但出人意料的是,谷歌在该业务上接入的并不是Uber而是其竞争对手Lyft。

接下来,Uber在2015年2月份宣布联合美国卡耐基梅隆大学,进入自动驾驶汽车项目的研发,并且正在尝试和谷歌在广告营收方面的竞争对手Facebook合作。

几乎在同一时间,谷歌在研发打车APP的消息不胫而走。

uber一年轻的老师含着眼泪来见我直没有停止对谷歌的撬墙脚。11月份又从谷歌挖走一名地图业务高管,帮助它开发自己的地图技术和无人驾驶汽车技术。这时候,uber已主要依赖自己的地图数据,只有在没有自己数据的地方才会采用Google Map。

在Uber和谷歌还没有破裂之前,美国有一名,提早地预感到他们的结局。时间回到2013年夏天,《财富》Dan Primack这样描写了Uber CEO Kalanick:

“我与Uber CEO Kalanick聊了聊谁会认真斟酌收购他的公司。我认为会是租车公司赫兹(Hertz),他笑着说这家公司’太小了’(很有先见之明,赫兹公司目前估值也只有97.5亿美元)。随后我提到了谷歌,他的嘴咧得更开了些,说:‘少他们买得起。’”

因此Dan Primack当时就猜想:“虽然谷歌是Uber的投资者之一,但随着同城快递会成为未来Uber的发展方向,两者很可能会成为竞争对手。”

事实证明,Uber未来的方向可比同城快递大的多,Kalanick的野心也比料想中大的多。

类似的历史

对为什么谷歌是一条河要入侵了Uber的后院。

有一个解释是传统传承。谷歌前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曾加入过苹果董事会。在同一时期,谷歌修改了Andriod,并渐渐成为苹果iOS软件的竞争对手。根据乔布斯传记所描写,当时发现这个情况后,乔布斯勃然大怒,而施密特也在2009年离开了苹果董事会。

苹果CEO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表示:“施密特是苹果董事会的1名杰出成员,他投入了有价值的时间、才能、热忱和智慧以帮助苹果成功。不幸的是,随着谷歌进入苹果的核心业务,例如推出Android和Chrome系统,施密特作为苹果董事会成员的效果已明显下落。由于可能存在利益冲突,施密特将不能不躲避我们很大一部分会议。因此我们均认为,现在是施密特辞去苹果董事的恰当时机。”

套用虎嗅作者俊世太保的观点:一样的冲突,总有一天会在Uber和谷歌争夺自动驾驶市场领军人物时出现,不过现在他们彼此之间还需要对方,暂时可以相安无事。

如何判断病毒性和细菌性感冒
风寒和病毒性感冒的区别
儿童病毒性感冒原因
标签